又被问会不会戴口罩 特朗普:若觉得戴口罩重要会戴


他认为,改变亚裔被攻击的做法,是更积极地热爱美国,为美国做贡献。他还特别提到要学习二战时的日裔美国人那种积极参军报效美国的精神。

他进而表示,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亚裔美国人遭到了很多肢体和言语上的攻击,但他并不认为喊“不要种族歧视亚裔”的口号能改变什么,理由是疫情让很多人都遭了灾,很多人都有怨气。

可当美国的疫情纸包不住火了,彻底暴发之后,美国政府和总统特朗普立刻改口,将他们的失职立刻都怪给了中国,更一度将新冠病毒说成是“中国病毒”。这种夸张的翻脸幅度甚至让美国媒体都觉得讽刺和荒诞。

然后,杨安泽就表示他已经很久没有过的一种感觉突然涌上了心头,那就是对于自己身为一个亚裔“有点羞耻”。

他进而呼吁亚裔美国人向二战时的日裔美国人学习,积极向美国展现自己的忠心,证明自己是个爱美国、愿意为美国做贡献的美国人,才不会再被人视作“病毒”。

(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华盛顿邮报》的原文)

《读卖新闻》称,预计安倍将于7日或8日发出紧急状态宣言,紧急状态的对象除首都圈外,还可能包括大阪府和兵库县。

其中,美国《赫芬邮报》的亚裔记者Marina Fang就在贴文中写道:杨安泽说对抗种族主义的办法,就是让亚裔美国人拥抱并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展现自己的“美国人气质”,但这不管用,亚裔几代人都被要求去证明我们的“美国人气质”,但我们仍然被视为“外人”。

首先,这是对克罗泽尔“泄密”的惩戒。自疫情发生以来,美国疫情防控工作饱受诟病。比如,美国疾控中心从3月2日起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美国长老会医院麦卡锡甚至通过电视恳求卫生部门对疑似病人检测,美国民众对政府应对迟缓非常不满。而克罗泽尔发信向海军高层求援,且这封信被媒体公开,显然将远在大洋上的航母疫情形势以及军方的应对不力公之于众。正如莫德利所指责的,“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莫德利的表态说明,这次震动美国舆论的“泄密”事件让美海军高层颇为被动。撤换舰长,就成了美海军高层意图挽回颜面的不二选择。

看重私利而非生命,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美国一些军政高层,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