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总理:全球范围内结束疫情需耗费数年时间


“在肺科医院检查各项检测结果正常,CT显示他肺上可能确实有阴影,但是不典型,就是不像是新冠肺炎,”王先生回忆,“肺科医院的医生说不明白我为什么带他去,我说协和医院把他报上去说是疑似。”

自2月6日起,我省连续52天无新增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资料图,武汉肺科医院。3月16日,该医院通知排除王忠新冠疑似人员可能,图据新华社

武汉王先生的父亲王忠(化名),是一位多发性骨髓癌晚期患者,伴随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3月11日,王先生陪同父亲去武汉协和医院就诊,结果因CT影像显示肺部有感染被作为新冠肺炎疑似人员上报。之后在武汉的定点医院住院3天,确认排除新冠疑似,但按规定仍需隔离14天。

“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疼痛特别强烈,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是骨头的那种疼。睡不好也吃不好,人也特别痛苦。”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一直在为父能否早日解除隔离去专科医院就诊而努力,但“隔离期未结束,没有医院会接收。”

(昨日通报广西有境外输入病例密接者184人)

协和医院CT报告意见为新冠肺炎、尿毒症肺炎待排,请结合临床及核酸检测,建议复查

3月14日上午,王先生带父亲到湖北省中山医院做完透析后,又送父亲到武汉市肺科医院住院。3月16日,武汉肺科医院通知排除王忠新冠疑似人员可能,并于3月17日出院。

武汉肺科医院病情证明单显示,患者两次核酸检测阴性,抗体阴性

3月27日,武汉市硚口区卫健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王忠隔离期未满,现在转院一是不合规,二是专科医院也不敢接收,“像这种情况也存在,有些患者原发性基础病就比较严重,但因为得了新冠肺炎,救治会更加困难。”

“第二天去拿报告的时候,医生说我父亲肺部有阴影,并将他作为新冠疑似人员上报,”王先生说,得知父亲被定义为新冠疑似人员后,当日便带着父亲去武汉肺科医院进行新冠排查,后又接到街道办和社区通知尽快带父亲去定点医院住院,并要求自己和母亲作为密接人员去隔离点隔离。